蜜桃视频:ttm62.com

我和我的好朋友发生关系....真人真事


这件事 令我很混乱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
某一天 我的好友"阿纯"忽然打电话给我
[喂!!怎样...]我说 那时刚和女友分手不久的我
[宇仔!!你在幹啥...]
[沒阿...正在跟妳讲电话]
[你等等有空吗??]阿纯说
[有阿 我们去唱歌好不好 我心情不太好]
[好阿!!]因为本身心`不好 所想找人谈谈心 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
我和阿纯约好了在某间KTV碰了面 两人定了包厢 欢唱了
[宇仔 我和男友分手了...]
[什么?!!]在唱到莫约一小时的时候 她忽然跟我说
当她说完一这句话后勐烈的大哭 申为朋友我只能拥着她在我怀里哭
哭到一半她忽然头看着我说
[他不要我了]续在我怀里哭着
[好啦...他不要你我要妳这样行了吧!!]我只能这样安慰着她
[真的吗??]
[是的...不用怀疑...]
于是我们快乐的唱到时间结束
在KTV里 我们两喝了不少酒 两人走在路上摇摇晃晃的
[阿纯...我送妳回家吧...]我说
[不要...我好闷啊...你陪陪我好不好!!]
[是喔!!那我们去哪??]带着5分醉意的我说
[我们买酒去你家喝好不好...我们不最不归...]
[好吧!!]
我和她两人在7-11买了些啤酒和高梁回我家去了
因为她和我是十分好的朋友 也把我家当作她家一般
到我家之后 可能是因为醉了 她把身上衣服脱到只剩下衬衫
也许是我醉了 并不以为意
我和她喝着啤酒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聊天
可是12点过后 电视上盡是剪接过的港式A片 或者无聊的重播节目
两人也只是开着电视聊天
[宇仔...呜...]
[怎啦!!...]
两个人四目对望 好像有什么事情就要发生了
[亲爱的 不要想那么多了...全身都是酒味 我去洗个澡...]
可能是因为我发觉我自己的生理反应 所以我想清醒一下
莲蓬头的水浇在我脸上 也许能让我清醒几分
可是我的下体却是不听使唤 硬得很难受
沖玩澡 看着那半醉的阿纯卧在沙发上
仔细看 其实阿纯长得还有一点像梁咏琪
那瘦小的身体还有个36B的胸部
应该算大 让我有一种冲动的感觉 可是终究是朋友
我只回到座位上 一语不发...
[宇仔...] 她头看着我
[怎??..]我话还沒说完 她变扑往我的嘴 亲着我
她的舌头很熟练式的入侵我的嘴 让我原本已经快软化的老二又再度硬了起来
[妳幹什么??]我语无伦次得说
可是她不发一语的把我推倒 我摊在沙发上
头很晕 我不知发生什么事了 我只摊在沙发上
忽然我老二传来阵阵的感觉 我只低头一看
我不敢相信我的眼前 我的至好女性朋友 阿纯 竟然在帮我口交
她的舌尖在我那敏感部位游来移去 我整个人酥软了
我无发分辨这样对或不对 只在我正考虑时 她把我的老二整跟含了进去
[啊...不...不要...阿...阿纯....ㄜ啊...]
当时我只知道当阿纯的男朋友好幸福
她把我的老二在含嘴里抽插着 好舒服
我忍不住的把她推往另一边
[对不起...我真的忍不了...]我跟着躺在沙发上的阿纯说
我轻轻解开衬衫的釦子 那对浓纤合度的胸部在我眼前
我把胸粉红蕾丝胸罩拨开 那乳头好似唿唤我一般
我伸出舌头舔着她的乳头 右手则隔着那白色内裤摸个她的敏感带
[宇...快...我好想要...]
听到她这般催促 我失去理智的把她的内裤脱下 僵硬到不行的老二对准了那希望我侵入的小
穴穴 那溼透的穴穴 好像欢迎我一般 我用老二抹阿抹阿在那缝间抹着
[呃阿...]那销魂的叫声...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在作梦
可是我的好兄弟传来那湿溼热热 让我好快活
我来回抽送着 好紧实的感觉 就算眼前的是阿纯 我还是抽送着
因为之前我老是把她当性幻想对象 她长的真的太正了
我不知道抽送了多久 阿纯用恨颤抖的语气
[宇...宇仔...]我大概知道她高潮了
于是我插在她身体里停着 两人好像何为一体了
过一会儿 我用背后式幹着她 她很忘我的叫着 我越是兴奋
也不管她高不高潮 我只右手中指一边挖着她的穴
一边幹她 她倒是挺满意的
[爽...爽吗阿纯...]我一边顶着一变问她
[好...好棒...] 她也无意识的回答
听到这样 我更兴奋了 把她翻转过来吸着她的奶头
[呃阿...好爽...快快.....]
我用力的幹着她 也努力吸着她的奶子
[阿纯...我要射了...]
谁知道...刚说完我马上射了...
而且是射在里面 可是我什么都不想 只趴在她身上 任随抽畜
她把我推开 吸允着我的老二 好像要把她吸干净一番 我却忍不住射了几
下 好爽 好舒服...
设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