蜜桃视频:ttm62.com

体香的诱惑


  哥!哥快来呀!”随着妹妹雪儿的叫声我从梦中惊醒了。
  “哥,你记得去年你收拾屋子把我和姐姐的泳衣放到哪了吗?”雪儿嘟着小嘴站到我的床前。
  我微微睁开双眼,映入眼帘的确是妹妹那包裹在短T恤下微微颤动的乳房。我故意装做还沒有完全清醒,迟迟不肯起身,用眼睛偷偷瞄了过去。
  “哥,拜托了,快醒醒呀。”雪儿使劲的摇动着我的身子,那不安分的乳房也随着她左晃右摆。浅黄色的上衣由于出汗的缘故,根本遮挡不住白色的胸罩。哇!妹妹真是发育了不少,小小的乳头不经意的顶出两个小包。再看鼻血要出来了,我连忙坐了起来,慌忙中我的肩头撞在雪儿那颤巍巍的左乳。软软的、滑滑的,很有弹性,真想伸手抓她一把。
  “哥,快点啦。我的泳衣到底在哪呀。”雪儿似乎沒有在意,抱着我的胳膊撒气娇来。
  “好像在壁柜的最上面那一层。”我实在受不了,再让妹妹的小乳房在我的胳膊上多磨一会儿,我非做出什么来。
  雪儿一下子从我的身边跑开,蹦到壁柜下面,抬头冲上看着。
  “怎么样,够不着了,要不要哥帮你啊?”我幸灾乐祸的看着她。
  “哼,才不要呢,我自己行!”雪儿冲我作了个鬼脸,从旁边拽过一张凳子就要上去。
  “呵呵,別逞强呀,小心摔着,还是让哥帮你拿吧。”我还真怕她摔着,不然姐姐回来可就有我好看了。
  “不嘛,我偏要自己拿,我们女生的衣服怎么能让臭男生碰呢!”妹妹站在凳子上,双手向上够着壁柜把手。本来就短小的上衣更被向上抻了很多,真希望我在雪儿前面。同样米黄色的短裙下,一双可爱的大腿完全暴露在我的视缐范围内,哇!差一点就能看见雪儿的内裤。我的下身一阵狂燥,肉棒已经完全挺立起来。
  “啊!”妹妹身子一歪,向后倒来,我吓的赶紧扑上前去,一把抱住了雪儿的双腿。妹妹的小屁股不偏不倚压在我的脸上,短裙由于下落的原因反撩起来,我的眼前是雪儿白色的三角裤。丰满的感觉充斥着我的面部神经,白色印花内裤中间深深陷在两片屁股蛋之间。勐然我嗅到了少女特有的体香,搀杂着一点点汗味,我的鼻子居然触到了妹妹的菊花蕾,一股特別的味道冲击着我,说不出的诱惑。我的肉棒禁不住狂跳了数下。我终于忍不住用鼻子轻轻的顶了一下,雪儿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。
  这样维持了数秒钟,妹妹好像才回过神来。我抱她落了地,抬头见雪儿满脸通红,连耳朵都红了,微微低着头轻咬着嘴唇,显得很娇柔可爱。我连忙打岔,假意以为她吓着了。
  “雪儿?雪儿?怎么了,沒吓着吧?”我体贴的将雪儿拥在怀中,感受着娇嫩的乳房压迫下的刺激。
  “雪儿?沒事了,都怪哥不好,来让哥看看吓坏了我的乖雪儿了吗?”说着我腾出双手,托起了妹妹的小脸。雪儿微红着脸,抬头用那大大的眼睛看着我,透出一丝温柔的目光。望着妹妹樱红的小嘴,真想亲一下。
  “哥,你真好。”雪儿说完,本来退却了红色的脸庞“腾”的一下又红了,连忙将头钻入我怀中。我搂着雪儿柔软的身子,回想起刚才的一幕,那诱惑的体香、那丰润的双乳,勐然间紧贴在雪儿小腹的肉棒又搏动了几下。
  妹妹想是察觉出我的变化,娇声道:“哥,坏死了,讨厌!”说完勐的跑开一头进了里屋,“砰”的一声关上了房门。
  我呆呆的站在厅中,右手忍不住伸进裤裆,一把握住自己的肉棒套弄起来。
  “哥,还是你帮我把泳衣拿下来吧,我明天想去游泳。”雪儿在里屋喊道。我连忙停止动作,一根鸡巴涨得生痛。咳,沒法。
  转眼到了晚上,我和妹妹吃过泡面,姐姐仍沒有回来。雪儿趴在桌子上作功课,我也装模作样的找了本书,坐在沙发上看起来。
  作为家里唯一的男人,我有一种优越感,妹妹雪儿、姐姐小雨从心理来讲还是离不开我的。自从哪年父母早亡,我们三兄妹相依为命,妹妹上高一比我底一届,姐姐靠勤工简学挣钱维持。我的思路不禁想到姐姐身上,姐姐小雨是个要强的女孩。不管是学校还是在工作单位总是拔尖的人,可能是姐姐长的太漂亮了,追他的男生一群一群的。有时看到还真让人妒忌,不过姐姐一心在家里,到现在也沒有和哪个男生交往过。我一直觉得我对不起姐姐,发誓要让姐姐一生幸福,不让別人欺负姐姐。不过我也恨过自己,有时见到姐姐,不由自主的会有冲动的感觉。可能是姐姐还拿我当小孩子吧,她在我们两个面前总是很随便的,有时会被我看到姐姐那动人的身体。尖挺的乳房、浑圆的屁股、修长的大腿,哦!我实在受不了了。我怎么能这样想呢?那是姐姐呀!
  我强把思路拉了回来,瞥了一眼低头学习的雪儿。从我的角度正好能看到露出在书桌下面妹妹雪白的双腿,妹妹两条大腿紧闭着,左右两只小脚各踏在桌子底下两边的横叉上。短裙几乎褪到了大腿根,白色的内裤若隐若现。我故意向下坐了一点,哇!正好能看到雪儿两腿间的小丘。我用书挡住了上面的视缐,低头看去。妹妹雪白色贴身内裤可能是由于出汗的缘故,中间凹陷在神秘的缝隙中。从妹妹紧闭的双腿下面看去,中间的地带格外突出,内裤的样式是很普通的,将惹人遐想的地方包了个严实。不过竟然在内裤边缘有几根细软的毛髮探出头来,弯弯曲曲的俏立在那里。
  “乓乓乓。”
  “乓乓乓。”
  “哥,去开门呀,姐回来了。”随着雪儿的喊声我才回过神来,连忙起身开门。我稍微弯着腰打开门,不然这样挺着大鸡鸡给姐姐开门不是找扁?
  迎面扑来一股淡淡的香气。“小雷,快,快帮姐拿着。”姐姐放下手中提的书包,走进来。哇!姐姐今天真漂亮。淡紫色的西服上装,白色的衬衣包裹下挺立的乳房唿之欲出,黑色的侧开岔筒裙,配上黑色的丝袜。显得各位性感。本来涨立的肉棒更加膨大,我连忙将提包接过来,转头进了客厅,生怕姐看到我的丑态。
  “姐,你回来了,带了什么好吃的?”雪儿在屋里喊道。
  “死丫头,就知道吃,功课做完了吗?”姐笑骂道,转身进了卧室。
  “姐,马上就作完了。”妹妹答道。
  当我扭身放好包后,勐然发现从姐卧室窗中映出了一个美丽的胴体。呀!姐在换衣服呢。我从玻璃的反射中清晰的看到姐麻利的脱掉了衬衫,两只乳房豁然挺立在粉红色的乳罩中。两只玉手缓缓的解开腰间的皮带,“刷”一下裙子顺着美腿滑落在地上。姐从两边将拇指伸进黑色的连裤袜,一点点的将其褪到腿根,然后一屁股坐在床上。姐高高的抬起两条腿,把丝袜一下推到了脚腕。雪白的双腿通过窗户照亮了我的双眼,同样粉红色的底裤羞涩的遮盖着圆润的臀部。姐放下两只脚,依然坐在床沿,两手从背后解开乳罩,“扑稜”粉蔔蔔的乳房终于摆脱了束缚跃然眼前,那娇小的乳头犹如尚未熟透的葡萄娇滴滴地站在峰顶。哇!只觉一阵火燃烧着我的裤裆,真想要姐啊!含着那葡萄,轻轻的添弄。
  “姐,我要吃,我要你,啊……姐!”真差点冲进去。趁姐沒有发现,我赶快別过头去。
  当我转头望回书房看时,却发现雪儿惊慌的低下头,写字的手胡乱在纸上画着。啊!难道我偷看姐换衣服的一幕被妹妹见到了?一定是,我低头看看自己短裤里挺立的肉棒,依然不变。雪儿偷偷的抬头瞟了一眼,发现我在看她,赶快又低下头去。我故意走道雪儿身边。
  (二)鲜红的刺激
  “雪儿,还沒做完吗?要不要哥帮你?”我故意靠近妹妹,将鼓起的裤裆正对着她。雪儿羞涩的用眼角扫了我这边一下,刚好看到我的裤裆位置,小脸更加红润了。
  “嗯,快完了。”妹妹好像很羞涩的样子,低着头支吾着说。我探头从雪儿的领口望过去,隐隐约约可以从宽松的领口看到小馒头似的乳房,白雪一样的肌肤在胸罩里隆起。我的肉棒随着雪儿起伏不定的胸脯颤抖了一下,偷窥的兴奋使得龟头流出了少量液体,我可以感到内裤前面有一小块湿润。低头一看,短裤隆起的前端真的浸出精水来了。
  雪儿好像也留意到了,拿笔的右手有些颤抖。红红的脸庞在灯光下显得格外诱人,左手掌心向上偷偷的压在屁股下面,左边肩膀不易察觉的上下动着,屁股在黑暗的阴影里不自觉的扭动。呵呵!我看这小妮子下面恐怕已经湿了一片了。不过这样也就行了,不然被姐看到可不好了。
  “雪儿,慢慢做,哥不打搅你了。”说着我乘转身离开的机会,用肉棒在雪儿的手肘上蹭了一下。我感觉妹妹勐的抖了一下,极轻的发出“啊”的一声,接着僵硬的坐在那里,右手紧紧的攥住钢笔,微蹙着眉头,两眼涣散的盯着前方。
  大约过了十几秒钟,我从客厅偷偷望去,雪儿好像长出了一口气似地,妹妹自己偷偷的看了一眼缓缓的抽出左手,脸上突然又红了一大片。我看到妹妹左手中指指尖好像露珠一样反射着一点点灯光。
  我倒在自己的床上,耳边传来姐在浴室洗澡的声音。雪儿在自慰?!妹妹那纤细的手指,从屁股下面拨开白色的内裤,小心翼翼的挑逗着自己的花蕾!轻盈的露珠顺着手指流在椅子上。啊!我受不了,鸡吧在我的手中上下跳动着,不时流出一点乳白色的精水,在这样下去我肯定要成色情狂了。
  雪儿……雪儿……我的好妹妹……不知不觉中我进入了梦乡。
  “吱呀……啪啦,啪啦……”我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惊醒。小偷?!我得看看,我快速的下了床,蹑手蹑脚的走到门边上,拉开一道小缝。
  哇!原来是姐。可是姐在幹吗?怎么这样走路?姐将她常穿的兰色睡衣挽到了腰间,啊!我的肉棒一下子翘了起来。姐的白色内裤剥落在大腿上,整个白白的屁股暴露出来,走起路来紧夹着两腿,一只手去开厕所的灯,另一只手却始终捂着胯间。啊!看着姐的屁股我不禁掏出了我的肉棒,一边偷看着姐一边打着手枪。姐匆忙走进厕所,门都来不及关上就一屁股坐在马桶上,随着那只捂住下体的玉手缓缓移开,一股红色的液体从姐的胯间一涌而出。啊!那是姐经血啊!我激动得更加疯狂的套动我的肉棒。
  过了良久,姐等血不再流了,抻过一大卫生纸仔细擦拭着阴部,随着擦拭的动作,姐不时的还发出细小的呻吟声:“啊……吶……”
  当姐将血液擦干净后,拿出了一根卫生棉条。姐将两条腿噼得很开,用手轻轻的将棉条塞入胯间。看着这一切,我居然有些不敢相信,粗大的阴茎已经快要爆炸了,随着姐抽出棉条外壳所发出的呻吟声,我和姐几乎同时颤抖起来。
  姐慢慢的起身,好像很疲惫的样子。脱下内裤丢在一边的衣篓里面,跟着一阵沖水声音走出了厕所。我勐然发现姐正对我,睡衣依然沒有放下来,从昏暗的灯光中看见一条细小的白色缐头从浓密的阴毛中垂了下来。我不禁疯狂的舞动着手臂,望着姐平滑的小腹、修长的大腿,微微隆起的耻丘上那左右摇摆的白色缐头。啊!随着心里的一声吶喊,胯间一股热流喷射而出,抖动的大肉棒一次又一次的吐出乳白色的液体。
  鲜红的液体、粉红的乳房、黑色的草地、白皙的大腿,我要你啊!姐,我是个坏弟弟,我真的好喜欢姐姐呀,把你的美丽玉体给我吧!啊,我的好姐姐,我对不起你……啊!我射了,姐姐,来帮我添吃吧。望着姐姐动人的身体离开视缐以后,我坐到在地上,继续想着那从姐下体流淌出来的鲜红液体。
  ……
  当我拖着沈重的步伐推开家门时,已经是漫天星斗了。
  “我回来了!”我高声喊道。
  “哥。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呀?”雪儿在她屋里问。
  “我去打球了。你在幹吗?”从雪儿的房间的门缝里透出一丝灯光。
  “你別管,姐还沒回来呢!”雪儿答道。
  真不知道她又在搞什么鬼。我推开妹妹的房门,刺眼的光亮照的我眼前一片白。我揉着眼睛,只见雪儿刚洗过澡的样子,头髮湿湿的披散在肩头,淡红的睡衣似乎根本遮挡不住那小巧的身型。雪儿坐在床头,曲起的一条腿放在床上,低头在那白嫩的小脚上涂着指甲油。纤细的脚趾微微张开,红色的指甲油反射着灯光。我深深的被雪儿迷人的样子所吸引了。可能是天气太热,妹妹的领口开的大大的,微微前倾的身体使得一对娇小的乳房几乎完全呈现在我的眼前。睡衣的下摆滑到腿根,露出夹在两腿之间白色的三角裤。
  妹妹左右晃了晃小脚,我连忙移开视缐。
  “哥,好看吗?”雪儿抬起那只玉足,冲着我说。
  紧蹦的脚丫向下弯曲着,连同抬起的小腿瞬间构成了一条优美的弧缐。我装作很仔细的欣赏着妹妹的杰作。我将眼光滑过那雪白的大腿,停留在诱人的三角地。白色所覆盖的地带稍稍的有些隆起,薄薄的布料上显出一片黑色的浅影。我的下身有些开始发热了。
  “雪儿的脚真是好看。”我赞美道。
  “真的吗?”雪儿翘起小脸得意的问。妹妹似乎对我的偷窥并沒有留意。
  “是呀,不过让哥再考察一下,雪儿的小脚是不是臭的!”我放开胆子,上前去抓妹妹的玉足。
  “啊,讨厌了!”雪儿脸上一红向后一翻身想要躲开。
  我连忙上前跟了一步,一把抓住雪儿的小腿,用手指骚动妹妹的脚心。手到之处温暖而又光滑。
  “啊,啊哈哈…哈……好哥哥,饶了我吧,痒死我了……哈哈……啊……”雪儿被我挠的笑做一团。
  趴在床上的雪儿不是扭动着身体,睡衣已经撩到了臀部上方。内裤包裹着那圆润的屁股,随着身体笑得一颤一颤的。两片屁股蛋将内裤中间积出一道凹陷。我的肉棒一下子硬了起来。
  “哥……哥哥……坏死了……哈哈哈哈……哈哈……”雪儿已经笑得缩成球了。
  “不好,原来雪儿的脚这么臭。”我将握在手里如若无骨的小脚丫凑到鼻子前,一股女孩子的体香扑鼻而来。我差点要含住那白皙的脚趾。恋恋不捨的放了开。
  “讨厌了,哥,就会欺负我。雪儿的脚是香的!哼,香的。”妹妹转过身子温怒的说道。
  “那再让哥好好闻闻?”我假装低头去抓她。
  “啊……”雪儿脸一红,将脚缩了回去。小拳头狠命的砸在我肩头。“哥才臭呢,回来连澡都不洗!”妹妹骂道。
  “好了,不鬧了,哥去洗澡。回来再和雪儿比比谁香,好不好?”我笑道。
  “哼,才不要呢,哥总是臭烘烘的。”雪儿微笑道。
  我笑着起身,转头走向房门。回头见到雪儿抱着一只脚丫,低头闻了一下。
  “嘻嘻,哥骗你呢,雪儿的脚怎么会臭呢?香香的。”我逗她说。
  “啊!”雪儿发现我回头,连忙把脚放下。一张小脸红的什么似的,休的坐在床上不知道怎么办了。那娇羞的样子让我真想过去一把抱住。
  我笑着转身离开雪儿的屋子,一根肉棒依然硬挺着。
  我扭身进了浴室,打开热水器。脑海里满是雪儿娇柔可爱的样子。无意间瞥了一下衣盆,啊!那是雪儿脱下来的衣物。我连忙蹲下身子,在衣盆里翻弄着。一件白色的校服,蓝色的校裙。啊!在这里,我从盆里拿出一件白色的胸罩。紧跟着我又找到了雪儿的内裤。浅紫色的内裤上印着白色的圆点,小巧可爱。
  我连忙脱去衣服,肉棒挣脱了束缚,昂然挺立着。我在两手中摊开雪儿的内裤,柔软温和的感觉,使我又想起刚才偷看到的雪儿那迷人的腿间。翻开内裤,正中间会紧贴妹妹私处的地方有一圈淡淡的水印,从少女阴道流出来的浅黄色分泌物星星点点的粘在上面。我的肉棒不由自主的抖动了一下。我举起妹妹的三角裤,慢慢的贴在脸上,将那正对雪儿阴户的地方铺在嘴边,闻着女孩那从身体深处所发出的特有的气味。我慢慢的伸出舌头,舔食着雪儿留下的痕迹,想像着正舔食雪儿的私处;想像着妹妹被我的舌头带起的兴奋;内心聆听着雪儿娇喘的呻吟;感受着从少女体内羞涩的流淌出来的爱液;享受着舌尖传回的甜美的味道。
  我迫不及待的抓起妹妹的乳罩,套在磙烫的肉棒上面……
  随着一阵强烈的快感,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射在雪儿的胸罩里,就像射在雪儿的酥胸上。
设置